《环球时报》| 章玉贵:美国践踏贸易规则背后的盘算
作者:     更新日期: 2018-07-09     访问次数: 88

  • 【摄影 | 】

特朗普政府6日发动对华贸易战,迫使中国对等反击,引爆当今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间的贸易体系对抗。而在稍早,面对强邻美国的保护主义行为,忍无可忍的加拿大启动二战以来最猛烈的贸易行动,特鲁多总理声言加拿大别无选择,必须报复,并呼吁加拿大各界支持政府对美开征报复性关税。接下来,如果更具震撼意义的美欧贸易大战最终无法避免,则美国之外的几乎任何国家,都须做好迎击特朗普政府的准备,以尽量减少这个当今世界政经秩序最大变量对本国造成的冲击与危害。

按照特朗普政府的逻辑,作为全球贸易体系担保人,美国自二战以来尤其21世纪以来对其他国家提供了天量贸易机会、市场空间与福利效应,但美国却忍受着被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长期“掠夺”的痛苦,因而美国被迫启动“301”调查,以关税手段来惩罚不遵守贸易规则的竞争对手。但这个逻辑显然经不起推敲。

世人都知道,美国是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关贸总协定及后来世贸组织的主要设计者与体系维护者。美国人不会忘记他们尊崇的古典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对自由贸易的推崇,也深知曾扮演美国国运拯救者角色的约翰·凯恩斯爵士如何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而由美国在1944年主导成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尽管本身已然瓦解,但基于该体系形成的全球经济金融与贸易规则、惯例,迄今仍在发挥支柱作用。其中的核心理念与现实表达包括:以各国公认和签订的规则为基础,扩大货物和服务的生产与贸易,一体化的多边贸易体制,逐步消除关税与非关税贸易壁垒,等等。直至以双边或多边自贸区为基础,通过大幅降低贸易伙伴间的交易成本,消除贸易歧视,满足各国有效需求,促进全球经济增长。

而美国在这套贸易体系中长期扮演体系建构者与变革驱动者角色,并由此获得显性与隐性收益。这一点,恐怕只有美国人心里最能体会到获得感。

熟悉经济史的人都知道,工业革命以来,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打着自由贸易旗号攫取的财富难以统计,南北鸿沟是怎么造成的,想必这个问题由它们来回答一定会非常尴尬。甚至直到现在,特朗普政府还认为,全球贸易体系和规则必须能让美国舒舒服服地大捞特捞,否则就是对美国的不公。只可惜,真实世界的国际经贸格局变迁,并不完全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2001年之前基本处于全球贸易价值链边缘的中国,通过加入世贸组织,不断学习与适应国际贸易规则,通过技术和服务品质提升不断提高出口竞争力,一跃而成为国际市场中高贸易价值链的重要参与者,并以规则为基础,稳步构筑双边与多边自由贸易体系。这些成就,显然是让美国难以适应了。

笔者在与美国商界和政界人士的交流中发现,尽管美国对与中国发生体系性贸易碰撞的结果也没十足把握,但是他们大都认为中国的发展大大超出美国预期,全球财富中心有从美国转移到中国的趋势,全球财富的配置与资产定价中心将来也有可能转移到中国,况且中国正推动区域乃至全球贸易规则的重构,这是美国绝不能容忍的。美国必须采取“超常规举措”,遏制中国出口竞争力的提升,乃至切割中国贸易核心价值链,迫使中国按照美国的意志第二次“入世”,进而实现对中国的战略围堵,使美国在全球新一轮财富配置进程中继续把握主导权。

美国肆意践踏国际贸易规则,表面来看是通过贸易战这种“超常规手段”,实现阶段性的国家目标,深层次的战略考量,则是通过调动美国在高端产业、柔性商业规则与机制化霸权方面的综合竞争实力,确保美国保持对主要竞争对手的代际优势。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